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

《狄仁杰》蜣螂蛊确有其事 童子尿不解蛊

  《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上映后,片中东岛人使用的各种神秘蛊术成为所有观众的兴趣焦点。蛊术究竟是民间传说,还是怪力乱神,科学有没有办法解释?电影中的蜣螂蛊是否真的存在?童子尿有没有被用于治病?网易娱乐尝试带你了解神秘的蛊术。

《狄仁杰》蜣螂蛊确有其事 童子尿不解蛊

《狄仁杰》中对蛊毒的描写引起了观众的兴趣。(图为中蛊的金汎同杨颖相认的剧照。)

什么是蛊术?虫蛊传说较多

  所谓蛊,相传是一种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放蛊是我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在湖南湘西苗族地区曾经闹得非常厉害,谈蛊色变。根据《本草纲目》的记载: “取百虫入瓮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即此名为蛊。”即捉百种毒虫,放于一罐中,上一些特殊药草来激发凶性,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一只没死的,会将其他毒虫都吃掉,并吸收其他毒虫的毒素,功力大增,成为制蛊用的鳌虫。

  蛊可以分为四大类:虫蛊、情蛊、血蛊、巫蛊。四类蛊术中,似乎只有虫蛊一定的科学道理,并能听到比较多的传说。其余几种蛊术因过于玄幻,真假基本无从考证。

  虫蛊,又称药蛊,主要用毒虫、药草为原料而制成。这其中,虫蛊的故事流传较多。徐克历来对虫蛊颇有兴趣,其处女座《蝶变》中的杀人蝴蝶似乎就是一种对蛊虫的运用,《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中“见光死”的小虫,也属蛊类。这些故事虽有一定夸张成分,但根据导演介绍这些题材皆来自民间的传说。

  情蛊,主要是在男女恋人之间运用,早年间桂治洪的电影《蛊》中,就讲述了一个负心汉被女子下情蛊的故事,相传情蛊需要10年练就,女子将情蛊放在心爱的人身上,对方就会爱上自己。但一旦对方对感情不忠,就会受到各种折磨后死去,如果男方中情蛊后又与其它女性发生性关系,则男方与小三会相继死去。

  血蛊,蛊中最残忍的一种,主要用与人体有关的原料制成的蛊,《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中,蝙蝠岛上的毒花下的蛊,就是用活人来培育蛊苗的血蛊。

  巫蛊,又称意蛊,主要靠巫师、蛊婆的法术、巫术来施放的蛊。

《狄仁杰》蜣螂蛊确有其事 童子尿不解蛊

《狄仁杰》中的蜣螂蛊医书上有记载,但是童子尿不可解蛊。 

蜣螂蛊确有其蛊童子尿不解蛊但能治病

  《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中,东岛人培育蜣螂蛊,放入贡品雀舌茶饼中。宫内官员初饮此茶会感到精力充沛,但长期饮茶后会发现每到夜间就会腹痛,需再度饮茶方能缓解疼痛。狄仁杰使用王溥太医的方法为大臣解蛊后,大臣的口中爬出无数蜣螂。那么在蛊术记载中,真的存在蜣螂蛊这种蛊吗?

  唐代名医王焘(难道是《狄仁杰》中太医王溥的原形?)在其著作《外台秘要》中就记载了关于蜣螂蛊的内容:蜣螂蛊,得之胸中忽然,或哽入咽,怵怵如虫行,咳而有血方。服獾肫脂即下,或吐或自消也。又方:但取产妇胎衣切之,曝干为散,水和服半钱匕,五毒自消。(第二十八卷蛊毒杂疗方五首-崔氏五蛊毒方)尽管蜣螂蛊确实存在,但根据《外台秘要》的记载,蜣螂蛊的解蛊方法中,似乎并没有电影中喝童子尿的一方。

  不过童子尿在古代医学中一直有被用于治病却是事实。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人尿(童子尿)气味咸,寒,无毒。主治寒热头痛,温气。童男者尤良。李时珍记录到:“尿,从尸从水,会意也。方家谓之轮回酒、还元汤,隐语也。”意思是小儿为纯阳之体,代表著无限生命力的阳气、元气充满全身,尿液是肾中阳气温煦产生的,虽然已属代谢物,但仍然保留著真元之气。

  在我国浙江金华的东阳,每到开春,农村里都会煮童子蛋。老人说吃了这个蛋夏天不会中暑,春天不会犯困没力气,一般东阳人都吃过的,从小就吃。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幼儿园里就都是排队接童子尿的。对此现象,杭州市中医院的中医博士何迎春解释道:关于小便,只有古书上有过记载,当人突然休克、昏迷时,用小便和其他中药一起煎煮服用。但仅仅小便煮蛋,没有营养价值,至于能防中暑,更没有科学依据。

《狄仁杰》蜣螂蛊确有其事 童子尿不解蛊

《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中,蝙蝠岛上的毒花下的蛊就是用活人来培育蛊苗的血蛊。  

蛊术是否真的存在?苗族医学有涉猎

  由于蛊术常与鬼神之事有所牵连,因此对封建迷信内容严格限制的内地影视、书籍等文化传播品中,除了用于批判封建迷信的《走进科学》类节目之外,几乎再也没有哪些途径,可以让蛊术为普通人所了解。直到近年来,天涯、豆瓣上一些自称苗人后代的网友,将神秘的苗族蛊术传说在网络上进行连载,而爆红的网络文学《盗墓笔记》《鬼吹灯》等,也对苗蛊内容有所提及,这让广大网友对神秘的蛊术有了初步的了解,也让苗族蛊术在人们的讨论声中愈显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