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隆回扫黑除恶举报材料 - 民间故事会

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

隆回扫黑除恶举报材料

我是隆回县石门乡勤进村银杏合法村民徐善君,1975年出生,单门独户,父亲1985年过世,母亲2011过世,初中文化靠打工干苦力活养家湖口,口才差不会写不会发帖也没有闲时间,也来说几句!

黄孝卿罗腾娥当地大姓大户,村中联姻又是中共党员世家根深蒂固,3个儿子文化高教书开公司有钱有势能说会写,片面之词何以说是非,是非对错坏良心,群众心中烂白,以事实说话:

一、前言

①1983年,家父徐再元与黄孝卿合伙买下原村废弃造纸厂作房屋地基。同年签下《卖契》《分屋立据》白纸黑字:地基四抵分明,抽签分地,黄孝卿占左边作价1600元,徐再元占右边作价1400元,各修三间,共七个垛子,中间共一个垛子,公垛两户同修,平均出钱;新修房屋后,前左右都不论栽任何树木作物;修房屋按原墙推进五尺……明确地基平分,屋前左右都不能有任何障碍物!

②1984年两户在地界后面自己的地界上各自修建了一幢土砖猪舍,两猪舍间距0.6米,各自出了0.3米山檐,滴水相挨;1991年黄孝卿两猪栏在地界前修建了一段石坑墙,东抵小溪,西抵我家地基。相挨的山檐滴水,黄孝卿地基前石坑墙西端点,这是两个没有争议点,两点通线左边是黄家地基,右边是我家地基,毫无争议。1997年我家建房,黄孝卿知情也没有提出同修公垛;我家修房以两猪舍相挨滴水为点及黄孝卿地基前面石坑墙最西端两点通线,前面厨房东墙按通线彻墙,正屋因迷信偏向,通线右侧空出1个三角形小地块!猪舍未拆!

二、谁是地霸

1、2000年黄孝卿建房趁我外出,家中只有老母亲,以公垛为名,说什么谁先修就是���垛,要挨我家正屋东墙砌砖墙,按其说法我家正屋因迷信偏向空出的三角形地块,及家父徐再元生前修建的猪舍小半多地方都是黄家地基。在村委调解下,最终我老母亲作出让,以我家猪舍东墙垛外墙角为点与前面我厨房东墙与正屋拐角为点,两点通线为两户地基分界线,分界线与我正屋屋后角刚好间距1.35米,于是签下了不公平的2000.8.14两户地基最终分界协议!协议之后,黄孝卿看占了便宜,马上叫给其作工的石匠按协议通线,在后面保坑墙石头上垂直凿了一条永久分界标志(签协议在前,凿标志在后,所以协议上没有写石上凿标志),黄家房屋整个西墙垛子按记号、1.35米、拐角点三点通线垂直修建之顶,未出屋檐,其它三面都出了屋檐!黄孝卿违反刚签不久的协议:……徐善军的猪舍山檐超过界限,猪舍未拆前,不锯椽皮不抛瓦……黄孝卿强行锯掉了山檐,黄孝���罗腾娥等辱骂上前阻止的我老母亲,村人谐知,狡辩不了之事实!

②2000年黄孝卿修房后,败坏社会公德,无视白纸黑字《卖契》明文,不经协商,强行修建约0.9米高的围墙,阻断历来出行道路,公然霸占道路!无奈之下,我家绕道他人田埂出行!

③2015年冬,买地基之后家父生前(1984年)修建的土砖猪舍倒塌,我在原基础上重建,4个多月过去屋已修至两层高,黄孝卿罗腾娥等4、5人在家,一直相安无事;2016.3.30我刚外出务工,清明节期间,黄杰荣黄杰湘兄弟等回家后,4月3号,罗腾娥不听多人劝解手持砖刀封我正屋2楼窗户;4日6号黄孝卿罗腃娥手持铁锤、钢筋剪刀打砸我钢筋模板,谩骂什么我占了其黄家地基,阻我施工!黄杰荣黄杰湘黄孝卿等无视现场现况,野蛮横霸,欺我爹娘早死,长年在外务工不知底细,欺我妻一人在家没文化没主意,4月8号晚上,由黄杰荣���草,时任村主任罗小平(罗腃娥亲侄儿)执笔,签下了与现况不符,与2000年最终分界协议相矛盾,不公正不合理的地霸霸地协议!原协议只是猪舍滴水过界,按4.8协议通线,到了猪舍墙内0.87米!胳膊拧不过大腿,被迫拆掉钢筋模板,拆掉两层红砖墙!当拆掉上面一层红砖墙后,黄孝卿一下跑到村书记家一下跑到我堂哥善民家:莫拆了莫拆了,砸墙砸得我元心(心脏)碰碰响!拆都拆了1层,说这话还有何意义!拆了下面一层红砖墙时,霸出了石坑墙明晃晃的分界老标志!天啊!还有天理吗?4月11号我只得赶回家中,4月13日找到当年给黄孝卿建房作工的老石匠(黄家亲戚),录音取证,虽已过去了16年,耿直的老石匠承认是凿过记号,并且最后非常肯定说:反正有这回事!明晃晃的石头上老标志,老石匠的证实,现场现况,事实面前,黄孝卿等狡辩至今!

④2016.7.8乡司法所干部,现场勘察测量两户地基,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黄家地基410平方米,我家地基301平方米,相差悬殊!原始依据《卖契》《分屋立据》白纸黑字:地基四抵分明,各修三间,共七个垛子……地平分啊!就算黄家占了小溪沟,哪也只有20平方米!两户同买一块地基33之后,反而是占地宽了100多平方米的黄家再次抢夺地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