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

追记中国美术家黄靠天与泸溪踏虎凿花的传奇故事

  剪出精彩传万代

  —— 追记中国美术家黄靠天与泸溪踏虎凿花的传奇故事

追记中国美术家黄靠天与泸溪踏虎凿花的传奇故事

  凿花大师黄靠天在创作。

追记中国美术家黄靠天与泸溪踏虎凿花的传奇故事


  杨桂军作品:《苗家六月六》。

追记中国美术家黄靠天与泸溪踏虎凿花的传奇故事


  黄靠天亲传弟子杨桂军在创作。

追记中国美术家黄靠天与泸溪踏虎凿花的传奇故事


  踏虎凿花作品:《招财童子》。

追记中国美术家黄靠天与泸溪踏虎凿花的传奇故事


  踏虎凿花作品:《喜上眉梢》。

追记中国美术家黄靠天与泸溪踏虎凿花的传奇故事


  踏虎凿花的珍贵纹样。

追记中国美术家黄靠天与泸溪踏虎凿花的传奇故事


  黄靠天论剪纸技法的专著。

追记中国美术家黄靠天与泸溪踏虎凿花的传奇故事


  踏虎凿花作品:《磨房》。

追记中国美术家黄靠天与泸溪踏虎凿花的传奇故事


  踏虎凿花作品:《八骏图》。

  向晓玲

  剪纸是中华民族古老而又神奇的传统技艺,是民族文化百花园中绽放的一朵奇葩。它的历史源远流长,在诸多史料和古籍中都有清楚的记载。如《荆楚岁时记》中就写有:“正月初七为人日。以七种菜为羹,剪彩为人,或镂金箔为人,以贴屏风。”唐代段成式著的《酉阳杂俎》也有“剪纸为小幡”的记述。唐朝著名诗人李商隐在《人日》中更有“镂金作胜传荆俗,剪彩为人起晋风”的精美诗句,是对当时剪纸艺术的生动描写和高度赞誉。

  民风淳朴生剪纸

  泸溪县踏虎乡(现为合水镇踏虎村),地形似五虎擒羊,虎脚踏在羊背上,因而得名踏虎。这里苗族、土家族、汉族相互杂居,清乾隆年间,开始筑碉堡,兴屯仓,设屯官,开始有效管理。这里的土家苗族人民热爱美,追求美,并在生活中发现美,创造美,民风淳朴,各族人民辛勤耕织,互通婚姻,相处和睦,渐至人口兴旺,逐渐形成墟场,满足了各族人民互市交易的需要。

  苗族人民最喜爱挑花、刺绣,从头上包的帕子,到脚上穿的鞋子,无论衣袖、裤脚、枕头、门帘等,无一件不是绣花和挑花的,故有所谓“花苗”之称。苗家姑娘从小就学习绣花和挑花,先从十字花学起,到出嫁时已成能手。

  刺绣花色图案种类繁多,以花草虫鱼鸟兽居多,多用于鞋帽花边和衣裤滚边。挑花,多用于头帕、被面、床单。

  土家族妇女最爱刺绣,其衣服、鞋面、门帘、被面、帐篷、围裙、头帕等,无一不用刺绣花纹装饰。刺绣有丝绣和线刺(挑纱)之分,用各色丝线绣成的“凤穿牡丹”“双凤朝阳”“双狮抢球”“粉蝶穿花”等图案,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据《泸溪县志》记载,湘西一带的剪纸是在明清以后逐渐发展起来的。泸溪县踏虎乡的剪纸则起于清朝嘉庆年间,之后剪纸工艺盛极一时。踏虎凿花是和挑花、刺绣一起发展起来的姊妹艺术。它取样题材广泛,色彩斑斓,在苗族人民生产生活中随处可见。

  著名作家沈从文年轻时曾多次游历泸溪,对踏虎凿花民族工艺情有独钟。20世纪50年代,他在《旅行家》杂志上曾专门撰文介绍踏虎凿花工艺,回忆当年盛况。他在文章中这样写道:“当年踏虎花样流行时,三厅(即凤凰、吉首、花垣)城中的针线铺,还得从货郎手中批买踏虎花样,连同发售。这种花纸既吸纳了乡村妇女大部分的剩余劳动力,也增进了她们的美好情感,自然比年画和窗花意义重要得多,也复杂得多。”

  艺人多能创凿花

  剪纸的历史悠久,而如今中外闻名的踏虎凿花却是从剪纸变化而来的。踏虎村的剪纸老先辈们原是用剪刀剪纸的,但一次只能剪4层,并且花费时间多,花样复杂一点的就难以开剪。但是,聪明的民间艺人们从民间凿“喜钱”(人们春节时贴在门楣上的祭祀用品)的工序中得到启发,由刀剪改为刀刻。刻纸不但一次可刻7到8层,功能深厚的甚至可以刻到30层。这样刻制出来的图案花样漂亮、美观大方,很受人们的喜爱。

  当踏虎的剪纸在工艺流程和工具上有了自己独特的变化,由“剪”变“凿”后,当地人便把它称为“凿花”或“扎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