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百鸟朝凤》“跪求排片”事件引发业内众议 - 民间故事会

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

《百鸟朝凤》“跪求排片”事件引发业内众议

2012年7月31日陕西,吴天明导演(右二)在《百鸟朝凤》拍摄现场。

院线增加排片并非受到舆论绑架

2012年7月31日陕西,吴天明导演(右二)在《百鸟朝凤》拍摄现场。

  国产影片《百鸟朝凤》上映伊始并未得到观众和影院的青睐,而上周四晚间,知名制片人方励为该片“跪求排片”引发舆论哗然。这一跪的效应强大,以致原来只有几百万量级的影片现在票房已超过3000万。

  新京报第一时间采访了方励本人及影片的宣传方集智映像营销负责人常杰先生,以及几位站在电影排映第一线的院线从业人士,他们从不同的角度讲述了对“下跪事件”的看法、并解答了“宣传是否不作为”、“这种求排片能否形成常态”等重要问题。

  宣传方怎么说?

  没有这一跪也就三五百万票房

  新京报:现在成绩这么好,直播之前有想到吗?

  常杰:没有想到,希望好的开始能继续延续下去。

  新京报:方励说其实是小伙伴要给他做个直播,最开始是你们策划的吗?

  常杰:直播是我们策划的,因为上周《百鸟朝凤》票房不是不太好嘛,我们希望方励代表对外说一下,他一直都是志愿者联盟的一个头嘛。但是他那个举动我们没想到,其实直播这件事也是新浪的提议,双方当时是想有一个深度合作。

  新京报:这个事件之后,网上有各种声音:有说道德绑架的,有说作秀的,你们怎么看?

  常杰:跪的那一刻其实我们心情挺复杂的,内部我们自己也是有争议的,有争议很正常,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嘛。但是我觉得有句话说得很对:这个东西要看谁跪?为什么而跪?如果说方励是为了自己的电影,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跪,那是作秀,为吴天明的电影,而且还是完全没有回报,我觉得这个事就是对电影的赤子之心,大家在这个电影的前期八个月各种工作都做了,也算是举步维艰,就等于是最后一搏吧,希望能引起关注啦,关注之后能不能带来转变,大家都不知道,后期的反馈我们都想不到。我们都是尽其所能,尽量做到问心无愧,结果是不能预期的。

  新京报:也会有人认为这次电影的宣发不给力。

  常杰:如果普通人这么说是不了解,如果是相关的人(业内人)那是不专业,才会有这种论调。首先,从项目本身来说,如果没有这一跪,三五百万票房也很正常,也达到了大家预期。第二,片子本身宣发没有预算,大家知道张艺谋,马丁·斯科塞斯推荐也不会去看,电影本身与观众有距离感。有人说现在看电影需要时髦话题,需要能谈论的东西。跪之前它是电影本身,跪之后它成了社会话题。

  而且我们每个项目有每个的特点,我们做到问心无愧,通过我们的策划资源找到了那么多的明星为电影站台,我们做了六场活动,五地路演。对一部商业大片来说也不过就六场(宣传活动),尽力而为了。我们也通过海报、预告片、MV,多层次地去推广了这部电影。

  其实我们做这个片子,社会意义大于市场意义,我们作为从业者是想多支持一下吴天明导演,他对中国电影做出这么大的贡献,我们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片子,票房顺其自然。

  新京报:这次事件会不会对未来的文艺片有所帮助?

  常杰:只能说是有小小的一个推动,起不了多大作用,最终还是要回到电影本身。他是周四晚上跪的,电影周五周六有反弹,但是这反弹也让相关的文艺片很尴尬,没有应对措施,完全被《百鸟朝凤》抢去了风光,这也证明了文艺片的空间举步维艰,更不容易。不过这么一跪,才能看出艺术片和文艺片的市场营销有多么艰难。

  院线经理怎么说?

  与其给院线下跪,不如给观众下跪

  (采访对象:北京UME影城(华星)副总经理刘晖、首都影院副总经理于超、前橙天嘉禾影院凤凰城店执行总经理李维逊)

  Q 最初《百鸟朝凤》排片怎么样?上映之后取得的成绩如何?

  刘晖:作为吴导“最后的片子”,整个集团对于这部片算得上是相当支持,每个电影院会根据自己的受众群来决定排片比例,我们这个区从教育程度以及受众分布上来看,对文艺片的认可和接受程度相对来说比较高,起初上映的时候排片差不多达到了7%。

  于超:我们排片的方针一直是挣钱的片子需要有,不同类型的小众片也该排,上映初期,我们都保证排片率在8%和9%,跟全国其他院线来比算是比较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