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

光上面一声令下还不够!上海这个新时尚要让“

  原标题:光上面一声令下还不够!上海这个新时尚要让“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光上面一声令下还不够!上海这个新时尚要让“

  每天早晨,沈觉新都会左手拎一带干垃圾、右手拎一袋湿垃圾出门,走到不远处的村民组垃圾分类定时定点投放点扔垃圾。作为嘉定区嘉定新城(马陆镇)北管村余家村民组组长,“定时定点”早已成为沈觉新的生活习惯。“除了这个村民组,我们的吴家角村民组、西南宅村民组和一个外来人口集中居住小区也已实现定时定点投放,今年还要在其他两个村民组推广定时定点投放模式。”全国人大代表、北管村党总支书记沈彪告诉记者。

  这是上海垃圾分类工作的一个缩影。近来,上海大力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工作,成效显著。再过一个多月,《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施行就将满一周年。将来如何巩固工作成效,让垃圾分类进一步精细化、体系化?全国两会会场内,代表委员们纷纷建言献策。

  如何“更好”?“一声令下”还不够

  在上海这座超大城市推行垃圾分类,难度不小。不少全国人大代表谈到,上海的垃圾分类工作已有不少亮点、克服了很多难处,但仍有改进完善的空间。

  “居民区楼下有一堆装修垃圾,堆了两个多月还没有清走。”2019年8月29日,这条来自上海石泉一村的居民投诉,引起了全国人大代表、普陀区委书记曹立强的关注。“我刚到普陀工作时就抓过这个问题,交办了两个部门牵头研究,解决情况不理想。这让我感到,仅靠‘一声令下’远远不够。”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近两三年里,曹立强常走进社区调研,摸清实情、梳理问题、研究对策,发现这一难题多集中在装修频次高、装修垃圾多的老旧住宅小区。而且,装修垃圾清运是系统工程,涉及的主体和环节较多,“清运难”的背后是职责不清、联动不多、动力不足等机制和责任问题。去年,普陀区专门研究制订了《普陀区住宅小区装修垃圾、大件垃圾清运管理办法(试行)》,还掀起一场针对装修垃圾的整治行动,成效显著。

  “行政部门要勇于打破壁垒。‘块’(街道镇)的干部要敢于牵头,‘条’(委办局)的干部工作要在‘块’中呈现。”曹立强建议,解决装修垃圾清运问题,业主、物业、企业等各方要明确职责,科学设置临时堆放点并规划清运流程。

  全国人大代表、黄浦区委书记杲云告诉记者,城区“二元结构”是黄浦区最鲜明的区情实际,也是制约发展的突出瓶颈。“截至去年年底,全区仍有约5.5万户待改造无卫生设施家庭。与高楼大厦比邻相望的许多老旧小区居住密度高、基础设施陈旧,周边还散布着不少小餐饮单位和中小市场,是推行垃圾分类工作最困难的区域。”

  深入调研后杲云发现,老式弄堂普遍空间狭小,缺乏设置大容量垃圾箱房的条件,垃圾分类回收设施总量与居民区实际产生垃圾数量差距明显。以二级以下旧里集中的南京东路街道为例,居民户数与垃圾箱房数量之比高达500:1(普通商品房小区一般为200:1),许多设施常年处于超负荷运行状态。而且,旧里住户普遍居住面积紧张,有的居民家中“连转个身都困难”,确实缺少放置分类垃圾桶的空间。

光上面一声令下还不够!上海这个新时尚要让“

  “为此,我们坚持‘螺蛳壳里做道场’,针对老城厢区域实际,专门设计并投放不占固定位置、推着就能走的移动垃圾箱房,提高空间使用率的同时破解了垃圾清运车辆无法开进狭窄弄堂的问题。”杲云说。目前,黄浦区生活垃圾分类全覆盖格局基本成型,95%的居住区实现垃圾分类实效达标,93%以上的居住区实现了定时定点投放。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长宁区虹桥街道的“小巷总理”朱国萍说,垃圾分类工作要做得更到位,可以让老传统和新科技互相配合。“社区推动垃圾分类,重要的是做人心的工作,从而实现培养思想认识、培养行为习惯。居民区干部挨家挨户‘跑断腿、磨破嘴’,这是老传统。虹桥街道是上海第一个在街镇一级实际开展‘一网统管’垃圾分类场景运用的街道,我们通过‘人工+智能’模式,依托政务微信系统,可以做到垃圾分类问题的巡查、整改、核查全过程管控,还将无线单机摄像头安装在箱房区域,实时发现不正确的投放行为,这是新科技。”

  如何“更精”?提升末端处置能力

  垃圾分类看似小事一桩,实则是城市品质的象征,反映城市治理的精细化程度。

  目前,上海已有了首个街道生活垃圾分类精细化管理平台。在静安区天目西路街道城市运行综合管理中心的显示屏上,一颗蓝色“心脏”划分成13个区域,27个红点散落其中。监控员用鼠标点击红点,红点所代表小区的垃圾分类档案便映入眼帘,包括未整改的问题。这些信息也会出现在居民区物业经理的手机上,一旦抽检发现问题,系统会不断推送短信直到整改完成。

  如何进一步实现垃圾分类精细化管理?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生态环境局局长寿子琪告诉记者,关键是看垃圾收运以后的末端处置环节是否精细。“如果末端利用体系依然是粗放式的话,那么前端的收集、运输环节再精细,效果也不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