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四十二)你可知

  

浮生香:棺材板上的神婆大人(四十二)你可知


  
(四十二)你可知逆天改命的代价?
阿喜买了一包小鱼干,兴冲冲地进了府,边寻边唤,雪球,雪球。
雪球乃是一只通体纯白的小猫,几年前阿喜在路边草丛里发现了刚出生尚未睁眼的它,于是便带回府悉心照料。这猫儿也是个喜人的,每次阿喜回府,喵喵地扑过来亲昵地蹭阿喜的手,阿喜咯咯一笑,抱起猫儿抚摸不停。
雪球,你在哪?我带好吃的给你啦。阿喜在廊上来回寻着,心下生疑,今日怎的不出来了?
国师大人,雪球,雪球误食了毒鼠饵,已经,已经。老管家低着头,不敢看阿喜。
阿喜手中的小鱼干啪地落了地。她疯了一样冲到后院里,远远便望见雪球卧在树下。
阿喜颤抖着手拭去雪球嘴边的血,抚一抚毛,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她伸手并二指在雪球额上一探,魂魄尚在,于是将手指放在口中一咬,鲜血汨汨冒出,她在地上画了个复杂的阵法,将雪球放到阵中,双腿一盘坐了下来。她将中指的血在眉心一点,霎时眉心迸出一道红光。单手捏诀,开始念咒。
平地刮起一阵阴风,隐有恶鬼哭号之声传来,地上的阵法金光四射。
白然急匆匆几步近前,一挥袖将阵法毁了。阿喜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立时软倒下去。
白然单腿跪地扶住阿喜,在自己丹田处一拍,将元丹逼出,俯身噙住阿喜的唇,把元丹喂了进去。元丹在阿喜体内走了七经八脉,直至阿喜脸色微红,白然才收了元丹。
阿喜睁开眼,慌忙去探雪球的额,魂魄已经散了,当下抱着雪球泪流不止。
白然一脸严厉喝斥道,香阿喜,你可知逆天改命的代价?你竟能习改命之术,可是偷看了藏书阁的禁书?
阿喜流着泪,恨恨地望着白然。你看它不过是个畜牲,便不值得救,可是如此?它与我是亲人,我愿救它!
见阿喜如此悲痛,白然叹一口气。我知你欢喜它,但它与你缘分已尽,莫要强求。
阿喜抱着雪球,摇摇晃晃站起来,目光如刀逼着白然。雪球已救不得了!你自幼一人,又怎知亲人的温暖?又怎知失去有多痛?
白然怒了,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阿喜把雪球埋在了树下。呆呆地坐在地上,望着地上风中摇曳的小野花。
掌灯时分,白然提着花铲来了。他蹲在树下,将花种细细地埋进土里。明年春天,花便开了,雪球会一直陪着你。
阿喜抬起失神的眼睛,望望白然,一把抱住他。师傅,阿喜错了,不该用禁术。师傅,你不会离开我罢?
白然心酸无比,抚一抚阿喜的背,自是不会的。
阿喜抱紧了白然,生怕下一秒就会消失了般,无助得像个孩子。
白然轻笑一声。怎的,西凉国的国师大人竟如此不中用,似那三岁小儿,还哭鼻子呢?
阿喜红了脸,抬起头,双目晶亮澄澈。在师傅这儿,我只是阿喜呀。我饿了,我们去用饭罢。
风掠过后院,地上的草哗哗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