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

人民日报探访基层女足 这几位姑娘的故事诠释热

更应该探讨背后的故事

更应该探讨背后的故事

  陈晨曦 李硕

  正在进行的女足世界杯,再一次让中国女足进入人们的视野。而这样的节奏似乎已成为一种定式。

  四年一度世界杯,人们总是会回想20年前的那支中国女足,以及她们所创造的高光时刻。铿锵玫瑰20年,讲述的故事似乎总少不了悲情。而足球之于女孩,到底有什么样的价值,那些踢球的女孩,又因为什么走上绿茵场。在探讨中国女足所处的“生态”时,这其实是不应回避也无法回避的话题。某种程度上,其中的规律,正印证着女足20年起伏的轨迹。

  尽管中国女足已经告别本届世界杯,这样的讨论不应就此中止。

  快乐踢球是源泉

  2016年,刘丹成为北师大三帆中学朝阳学校的一名体育老师,在她入校前,学校只有一支十几名球员组成的男子足球队。2017年学校成立了女足球队,接受了十几年足球专业训练的刘丹成为球队教练。

  现在学校里长期接受足球训练的女孩子有23人,更让刘丹看重的,是校园足球文化的日渐浓郁,“班级足球联赛在每个年级都非常火爆,二年级到四年级要求必须有两名女生参加,而且上下半场不能出场同一名球员,增加了女孩子参与足球的机会”。

  现在读三年级的崔玉琪就是因此与足球结缘,不过她的妈妈一开始并不太支持。刘丹说:“妈妈看着女儿冬天冻得小脸通红,夏天又给晒得黢黑,特别心疼,不想让她练了。不过崔玉琪的爸爸很爱足球,我一直做工作,总算让她留在了队里。慢慢地,崔玉琪也对踢球有了浓厚兴趣,一直坚持到现在。”

  崔玉琪现在踢球的样子,让火箭少女足球队的领队姚佳美想起了自己年少时的足球时光,她说:“我们小时候训练很辛苦,但是也很享受,现在小姑娘踢球的样子,要比我自信很多,希望她能坚持下去。”

崔玉琪,北京师范大学三帆中学朝阳学校女子足球队队员。

崔玉琪,北京师范大学三帆中学朝阳学校女子足球队队员。

  姚佳美在大学时是五人制女足校队成员,毕业以后,虽然身份和职业都发生了改变,她和队友对足球的感情却始终无法割舍,大家一有空闲就凑在一起“踢野球”。社会足球日渐兴盛,球队结束了松散状态。为参加一项有北京市足协举办的业余赛事,火箭少女足球队正式成军。让姚佳美和队友们都有些出乎意料的是,这支女足球队竟然在比赛中接连战胜多支男子球队,一举闯入4强。

  火箭少女队一战成名,比赛邀约不断,队员们现在几乎每周都能享受足球时光。姚佳美很感激身旁一直队友相伴,“未来的十几二十年,我们还想一直踢下去,一走上球场,就仿佛让我们回到了校园。”

  体系支撑是根本

  在经历了老女足的辉煌之后,女足的后备力量一度出现萎缩,条件艰苦与前途渺茫,阻挡着无数女孩子踏上球场的脚步。如果在人们心目中,足球总是与伤病、血泪相伴,踢球的女孩只会越来越少。

  在朝阳业余体校女足,记者看到教练王丹丹正在带队训练,这位退役后去开服装店的女足国脚,还是没有离开她曾经奉献了16年青春的绿茵场。提及往事,她坦言,退役是因为当时女足的整体环境不是很好,“我8岁就踢球了,有点疲了,再加上跟当时教练有点矛盾,就退役了”。退役后的王丹丹玩了一年就进入了朝阳体校,她感觉现在的女足环境正在逐步改变,“最主要是球员的待遇明显提高,跟我们踢球时候比强太多了”。

  大环境的改变,让朝阳业余体校女足领队石磊感到招生的压力正在逐步变小,“我们现在看到好苗子,就直接给家长讲政策,告诉他们中超球队到2020年都要有女足球队。现在女足队员少,孩子们以后就业有保障。此外,我们给孩子打通了读书的通道,小学都在首都师范大学朝阳小学,每天班车接送参加训练,小学毕业后直接进入八十中体育运动学校,毕业后大约有一半人可以进入北京女足梯队接受专业训练。水平不够的球员可以通过我们的推荐参加中考,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进入北京市清华育才实验学校,高考时也可以利用体育特长生的身份去读大学。”

姚佳美,北京火箭少女足球队领队。

姚佳美,北京火箭少女足球队领队。

上一篇:炫动的足球 自信的女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