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

白银8岁受害女童母亲:打开柜子看到娃娃蜷在里面

 【白银连环杀人案追踪】8岁受害女童母亲:我打开柜子 看到娃娃蜷在里面

白银连环杀人案

  当年曾蕊家的楼

白银连环杀人案

  资料图

白银连环杀人案

  8岁受害女童母亲

  8月27日,曾蕊(化名)刚从兰州回到白银就接到了同学的电话,同学对她说“曾蕊,案子破了。”曾蕊问“啥案子?”同学说就是你等了快20年的那个案子,人抓住了。

  那一刻,曾蕊觉得这辈子最大的一件事放下了,她曾以为这辈子都等不到女儿的案子告破了。

  1998年7月30日,曾蕊的女儿姚亚帆在家中被人用皮带勒死,犯罪嫌疑人正是8月26日被捕的白银连环杀人案嫌疑人高承勇,姚亚帆案是白银9起命案中的第5起。在那之前4年,也就是1994年,高承勇还曾杀死过一个白银供电局的临时工石某,石某的案发地与姚亚帆的案发地在同一个院中,两栋楼之间的距离只有二三十米。

  大衣柜里的女儿

  曾蕊记得很清楚,案发那天是个星期四,下雨。上一年级的女儿正在放暑假,按照计划,下周他们会把女儿送去兰州。

  出事那天丈夫姚勇(化名)去兰州出差,家里没人照顾孩子,曾蕊上午将女儿带去了单位,下午她不好意思再将女儿带去,“毕竟有劳动纪律,上班不能带孩子,出事以后很后悔,带上不就是扣我点钱,还能怎么样。”曾蕊说。

  临走前她犹豫了一下,没有将女儿反锁在屋里,“以前很少把她自己放在家里,放在家里都会反锁,那天没反锁是怕万一有什么事她跑不出来,毕竟那时候电话什么的都还很不方便。”况且曾蕊觉得,他们住的这栋楼还是比较安全的。

  1998年,她刚从连城电厂调到白银供电局,丈夫则刚从靖远调来,结束了两地分居的夫妻俩暂时没有房子,就住在单位计量所的那栋楼里,一楼二楼都是办公区,三楼她记不清是做什么用的,四楼是职工宿舍。这样的一栋楼,下午上班时间人很多,四楼有十几间屋子,由于大家需要共用一个公共厕所,所以楼道里也总是有人进出。

  那天临走前,女儿正在床上睡午觉,上身穿着小T恤,下身穿着小裙子。

  晚上六点单位下班,曾蕊推开门,察觉到一丝异常。媒体中提到的小女孩给嫌疑人倒了一杯水的细节就是出自曾蕊之口,“我推开门看到桌上放着一杯水,当时就想,是不是家里来了熟人,所以女儿就给人家倒了一杯水。”更奇怪的是,屋里的窗帘都拉上了。

  曾蕊的家当时是一个套间,外面是客厅,里面是卧室,两间屋子各有一组窗户,两个房间的窗帘都被拉上了,然而曾蕊清楚地记得,她走时把窗帘都拉开了。

  她开始喊孩子的名字,但没有回应,接着她开始满屋找孩子,依旧没有踪影,当时家里的家具不多,一张床一个电视柜,还有一个大衣柜,拉开大衣柜的门时,曾蕊觉得五雷轰顶,女儿蜷在衣柜里,脸色青紫,脖子上勒着一根粗皮带。

  她将女儿从衣柜里抱出来,平放到床上,解开了女儿脖子上的皮带。邻居们陆续赶来,将曾蕊架了出去,并帮她报警。她玩命地想扒拉开邻居再回去看女儿一眼,但大家死活不让她再看孩子。

  警察很快赶到,开始勘察现场,带走了桌上的那杯水,半个月后,女儿临火化前,曾蕊再次见到女儿的遗体那是她们母女今生的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