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

隔壁琴声呼噜声钻进耳不能撞墙无奈只好包墙

隔壁琴声呼噜声钻进耳不能撞墙无奈只好包墙


“我也是被逼无奈,这才花了1万多块钱,在卧室里盖了个‘房中房’。 ”家住银川东路附近一小区45岁的张女士说,自己的房子隔音效果太差,楼上和隔壁的声音她能听得清清楚楚,为此事她甚至和邻居吵过架,但仍无法解决。为了能睡个“安稳觉”,最终只能在卧室四周、房顶和脚底都铺了一层隔音墙面,在卧室里盖起了“房中房”。前昨两天,记者对四季景园、鲁能领域等多个小区的居民进行探访,发现许多上世纪90年代后新建的小区隔音问题都不少。 □记者 田璐 刘泽源
遭遇 花万元包墙隔音
    三年前,张女士在浮山后某小区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小区环境和房屋质量都不错,但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房子隔音太差了,每天早上去洗手间刷牙洗脸,隔壁邻居家的流水声、呼噜声听得特别清楚,连说话都能听清楚。白天还能接受,晚上却受不了。楼上住户晚上12点多不睡觉,走路和挪桌子声音、琴声经常把我吵醒。”张女士曾多次同楼上住户沟通,均毫无效果。
    于是,张女士找到了室内装饰公司,在卧室的墙面、顶棚和地面分别装上了隔音墙面,一共花了1万多元,原来卧室面积21平方米,装修完变成了18平方米。
实测 50万元设备上阵
    记者咨询了多个部门,发现在新房检测中,无论是环保部门还是建管部门,都不会对房间隔音进行测量,国家也没有相关的规定。据了解,目前青岛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建筑物理实验室可以进行房间隔音检测。昨天,记者同该实验室负责人钱城教授一起,前往张女士所在小区实地检测。
    记者来到27号楼二楼203户居民家中,户主田先生反映自家的隔音效果不好。进入田先生家,钱城和3名助手把检测仪器摆了一地,里面有一个直径20多厘米的球体,还有一个类似“黑匣子”的箱子。钱城介绍,“这个球体叫十二面体无指向声源,是发声设备;箱子是分析仪器。设备是从欧洲引进的,价值50多万。 ”最终,检测结果为,室内噪音等级为45分贝。
    “这一数据只能说符合国家相关规定,但墙体隔音效果并不算好。 ”钱城说。
说法 分户墙砖缝漏音
    据介绍,房间的隔音分为住户和住户间的隔音、室内和室外的隔声。居民反映隔音不好,可能是楼层之间的楼板太薄导致的,也可能是隔壁或楼上住户确实太吵。据了解,岛城每年都会有三四户受困于房间隔音问题的住户,找到该实验室进行隔音测试,实验室检测过最严重的一例是房间隔声音量是80分贝,比正常标准高了30分贝,80分贝的噪音相当于市民站在一辆刚发动的自卸车跟前。
    市建设工程材料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从目前住宅的建设材料来看,主要有砖混、空心砖、加气混凝土等。使用最普遍的是空气砌砖工艺,就是用空心砖砌墙体,中间有一个空气层。虽然也有一定的隔音隔热作用,但是对工艺要求很高。因为它需要工人一点点地用砖砌墙,很容易产生砖缝。有砖缝的话,墙体的隔音作用就会大打折扣。
    “其实,大量的建材厂家在生产隔墙板了。 ”市建设工程材料管理办公室郁主任说,但由于造价问题,民用建筑中很少使用隔墙板。
房屋隔音监管是“盲区”
    去年6月1日,我国开始实行新的《民用建筑隔音设计规范》,其中规定了隔音设计规范,要求普通住宅的卧室和客厅最高允许噪声级不超过45分贝,地板撞击允许的噪声级要小于75分贝。相当于听不见隔壁的说话和电视的声音,听不到楼上穿普通皮鞋走路的声音。
    可是记者联系了市建委、青岛建筑材料质量监督检验站、市环保局环境监测站、市质检所,得到的答复都是不能做房间隔音检测。青岛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站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他们负责抽查开发商建设的新房子质量,目前做空气检测,但是没有检测房间隔音这个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