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民国农村奇案:药材贩子山村遭遇诡异事件,真 - 民间故事会

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

民国农村奇案:药材贩子山村遭遇诡异事件,真

他并没有意见,叔叔带着他就不错了,他很知足。

小伙子这年二十二岁,血气方刚,身体健壮,后背如一张门板,有的是力气。

八月二十八,三个人跑了一大晌,却什么也没有收到,都有些气馁。程八斤看着一条小山路思考。

程婉瑾知道爹的意思,跑了这么半天,却什么也没有收到,他不甘心,一天三个人要吃要喝,净赔钱,所以他是想顺小路进村再看看。

但她不想去,因为天已气阴沉,山里的雨来得快,万一下雨了,他们收不到不说,弄不好还要被淋。

程八斤思索了一阵,抬脚从大路迈上了小路。程婉瑾摇头想说话,却被程友亮用眼神制止,两个人从后面跟了上去。

民国农村奇案:药材贩子山村遭遇诡异事件,真

山道蜿蜒难行,可三个人都知道,既然有路,里面肯定有村,只管向前走就是了。一直走了将近两个小时,他们远远看到一孔窑洞挖在山坡上,离村子不远了。

这个时候,阴沉的天终于撑不住,有雨滴开始向下落。

三个人赶紧向里面跑,到了村边时,已经是倾盆大雨,天黑得如锅底,村边有一棵树,下面立着块石头,上面写了三个字“磨盘村”。

村里零散分布着十几孔窑洞,可奇怪的是,他们没有看到一个人,也没有见任何一孔窑洞点灯。

下着大雨,不见人也不稀奇,倒是天太阴沉,谁家也不点灯就有些不对了。不过三个人这时候顾不上多想,先找个地方躲雨是正理。

他们下面是个山坡,下去后有一片庄稼地,边上依山挖了一孔窑洞。虽然需要下坡并穿过庄稼地,但这孔窑洞离他们最近。程八斤在前先下了山坡,后面两个人跟着向窑洞跑去。

这个时候虽然才下午两点多,可天却好像黑透了,加上大雨,他们的视线都是模糊的,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跑在前面的程八斤被一个东西给绊倒,脸摔在一个东西前。

这个时候天上划过一道闪电,他赫然发现自己正趴在一个头颅边上。

吓得他嗷的一声就窜了起来,伸脚把那个鼻子和眼都是黑窟窿的头颅踢飞进了草丛。

后面两个人也看到了,如此大雨中,在庄稼地里发现这么个玩意儿,他们都觉得汗毛直立,

窑洞近在眼前,三个人几步跑了过去,里面黑呼呼的,门并没有上锁。

在外面喊了两声,里面也没有人应声。三个人在外面实在淋得难受,程八斤伸手推开了门。

老木门磨着下面的门枕石,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吱吱声被打开。三个人进去无法视物,太黑了。从衣服的防水皮袋里掏出火镰和火石,打着后点着屋里油灯,三人仔细打量这间窑洞。

这就是普通的窑洞,进去是一盘炕,炕里边盘着个大土灶,能烧煤也能烧柴。炕上扔着几张破褥子,土灶上摆着几个破碗。

除了这些,墙上还挂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有鞭子、铁勾乱七八糟的,最里面靠墙的地方扔着个大铁笼子。

民国农村奇案:药材贩子山村遭遇诡异事件,真

程友亮过去看了看,发现铁笼子里面到处都是黑色的污渍,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寻常百姓家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三个人都觉得有些奇怪,但这个时候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外面大雨仍然还在继续,这里至少能躲雨。

他们平时出来都带干粮,程八斤分了一些给女儿和侄子。他刚才跌了一跤,身上都是泥,没心情吃,而是到门边想趁着雨水把衣服给冲一下。

到了门边,他看到远处有间窑洞里亮着灯光,但很快就熄灭了,整个村子在暴雨中一片黑暗,让人极为不舒服和压抑。

他心里打定了主意,只要雨一停,马上带两个孩子出村,长久以来在外面跑着做生意,练就了他的敏感性,他觉得这个村子非常不对劲,到处都充斥着诡异的气氛。

程婉瑾吃了几口后过来帮爹擦衣服上的污渍,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听到一声响动。

两人回头,发现程友亮也一脸疑惑看着炕上。那声音像是有个东西在爬行,但这屋里除了他们三个再没有人,会是什么?

“可能是老鼠。”

程友亮说了这么一句。

三个人不再言语,呆呆看着外面的雨天,两个年轻人不时看一下程八斤,他是领头羊,他要说走,两个年轻人会马上答应,因为这地方就连他们两个都觉得不舒服。

程八斤叹了口气,让两个年轻人先休息一下。

程友亮和程婉瑾坐在了炕上,虽然有褥子,可两人谁也没有躺下,事实上他们两个很紧张。

就在这个时候,屋里的油灯闪了两闪灭掉,屋里陷入了黑暗之中。

油灯刚灭,程婉瑾就感觉有人在自己耳朵边上吹了一口气,又像是猛吸了一口。她伸手抓住了程友亮的手,轻轻拍了两拍。

民国农村奇案:药材贩子山村遭遇诡异事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