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

乡村纪实故事:三十多年前,我遇到的那些“小

  文:清荷

  图:来自网络

  三十多年前,有点书呆子气的我,对复杂的社会心怀善意,总以单纯的思想看待人和事物。可我接连被骗被偷之后,才真正明白啥叫“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高二那年的暑假,为了能比在乡下的集市,多卖一点钱,娘让我提着一小篮子鸡蛋去丰县的县城里去卖。

  那时,在鸡蛋市上,有一些人用不正当的手段,专门对付那些不怎么机灵的实诚人。他们常常在和你讲价的过程中,在你鸡蛋里面摸来摸去,表面上嫌鸡蛋小啦不匀啦,在你不经意间,从他的袖口里便把鸡蛋给顺走了。

  有时你瞪眼看着也白搭,他摸过之后,你一查,鸡蛋准少上几个。那次我卖鸡蛋就被人顺走了五个,我又不怎么会讲价钱,最后只卖了七块多钱。那日,我看着天还早,便把卖鸡蛋的钱用手帕紧紧包好,装进口袋里。

  在附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书摊,喜欢看书的我,便走到那里饱饱眼福。地上排着好多书和杂志,像《武林》、《精武》、《中学生》、《中学生阅读》、《新作家》、《黄河》、《长江传奇》、《章回小说》、《文学传奇》等。

  我拿了两本《中学数学》,看了看,觉得不错,下意识地摸摸口袋,一小卷票子,抽两张买了吧,我暗暗给自己打气。但忽然想起临离家时娘的话——妮来,咱庄户人家赚钱可真难啊,恨不得一分钱都被掰成两瓣花……

  我只有放下手中的书,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刚走了几步,突听听到一个声音,“你竟敢偷我的钱,小子!”我一扭头,只见一个青年抓住一个瘦高个,从他手中夺回一张张大团结。

  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竟空空如也。我心里一凉,钱没了。恼怒的我也快步上前抓住那瘦高个年轻人:“哼,我的钱,是你偷得不?”

  “揍他!” “揍他!”围观的人喊着,我也说,“你这个小偷,还我钱。”

  这瘦高个老练之极,一个劲地小声说,“对不起,我家失火了,穷得没办法了。”

  “谁信?”送他去派出所。

  我和那青年合力把那瘦高个拽到一百米处的民警那里,旁边一青年央求道:“小妹妹,给个面子吧!”他又拉住我说:“他偷了你多少钱?”

  “不多,我卖鸡蛋的七八块钱。”他听了,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一块的票子塞给了我,让我赶紧离开,我意识到,他们是一伙的。

  我站在那里,看那瘦高个被送进派出所,脑子快速地转动,我是走进派出所当证明人,还是此刻直接走人?这时,一个过路的老人对我说,你一个乡下女孩子,来城里人生地不熟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赶紧走吧。

  我头脑昏昏的,经她一说,我便回家了,到家后给娘一说。娘说按理,你该去派出所揭发那小偷的……

  那次过了不久,娘给我十块钱,让我拉平车去集市买一袋麦麸子。刚进街,便见街边围着一圈人,里面还有敲锣的声音。心想,又是玩把戏的。

  正待我移步越过那一圈人时,只听圈里传来吆喝声,“各位乡亲,不论你是腰疼还是腿疼,也不论你是胳膊伸不直,还是脖子扭着困难,吃了俺的药,叫你腰能伸直,腿脚灵便,胳膊能伸缩自如,脖子想怎么扭就怎么扭。”

  正是这句话让我放下平车,分开人群,只见一个人一边敲锣,一边口若悬河的演讲,介绍一种奇特的药,说是专治关节的。我娘多年腿疼,要是吃了这奇特的药能好,我宁肯不卖麦麸子。

  那人结束解说后,反复说“数量有限,晚了给的钱再多也不卖”时,我也争着报了名。只见那人把所有报名的人集中在一起,排好队,他放一个盆在地上,说,看你的心诚不诚,你越是自愿花钱,药效就越好。

  人们陆续把十块钱放入盆内,然后走到另一个人那里去取药,一人只给一粒。其中有一个人放入二十块钱,他想要两粒。被那人当场退还给十块钱,说,这药要为大众服务,你多买一粒,有更需要的人可能因数量有限而空手而归,叫不仁义。

  当我们都把钱放入盆中,他立马装进兜里,让我们向后转,齐步走,走五步停下,十分钟内不要回头,否则影响药效。约吃顿饭的功夫,傻子一样的我们这群人再回头,哪里还见那人的影子?奶奶的,现在想来,这不是明抢呀。

  1990年,高考落榜的我回家种地,一心想在农村闯出一番天地来,便跟人学种蘑菇。那年春天,我第一次种的蘑菇出棚了,院子里氤氲着菌类的香气,鹅掌似的浅黄色肥厚叶片,嫩嫩的,令人惊艳。

  到了县城大集市上,很快卖掉了大半筐蘑菇。数着手中的零钱,我高兴地盘算着,照这样卖下去,头一茬便能把成本捞上来,再收便是赚的了。首次创业成功,使落榜后的我流下了欣慰的幸福泪水。

  我正憧憬着以后如何扩大规模时,忽听一中年女人在我摊前问蘑菇的价钱。我向她介绍,俺这是头茬菜,嫩得狠,又没施水,很划的来。她讨价还价,挑挑拣拣,称了二斤,我还把称杆挑得高高的。

  付钱时,她给我十块钱让我找零。随后又说,小妹妹,你这么多零钱,换给我吧,我正想换零钱来,我给你几张十块的,把零钱给我,你也好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