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民间故事会-中国人的故事

若无“阎王”首肯,“小鬼”怎会难缠

  中央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已经发布一段时间,各级政府正在认真落实。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基层政府机关“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的现象依然存在。“不随便放进任何一个可能给领导添麻烦的人”甚至成门卫们在工作中默守的一条“通则”。有的农民到县政府反映问题,却因披着旧棉袍、推着自行车,被拒绝入内。(2月20日《燕赵都市报》)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句古话将责任似乎完全推给了故意设置障碍的小鬼,但从权力链条的运行逻辑和既有生态来看,阎王并不是那么无辜,小鬼也并不是那么可恶。就拿这基层政府机关门卫的态度来说,固然不乏一些门卫在沾了官府之气后便滋生了不可一世的愚蠢傲慢,但其内在的生成逻辑,仍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于上级的授意,且在遵循这种授意时形成固定的工作、态度模式。

  这并非没有事例证明。江苏苏北某县政府的一个门卫因同情上访者,一时心软把他们放了进去,结果上访者在机关大楼里大哭大闹,县领导脸上挂不住,险些让这个门卫走人。后来门卫做检讨、写检查、扣一个月工资,才算保住饭碗。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随便放人进门。在权力链条上,门卫连最末端都排不上,他们只是依附于权力混口饭吃的人,是权力下达命令后的执行工具,这种执行极其简单,只需做好“过滤”工作,将有可能给政府和领导带来麻烦的外人隔阻在大门之外,避免领导与民众的“短兵相接”。

  “门难进”历来是官民距离的直接体现,政府部门从来都是“庭院深深深几许”,而民众只能望之兴叹,“多情总被无情恼”。但如果将这种积习悉数归因于门卫的“强悍”,肯定就失之偏颇。当下的中国社会矛盾已经堆积到一定程度,这些矛盾势必会驱使社会与政府、民众与官员之间频率越来越高的对话,从浅层面上来说,要缓解这些矛盾,管制型政府向服务型政府的转变已势在必行,但其中涉及到的问题既包括沿袭多年的官僚主义一时难以祛除,也包括在矛盾高发的现实情况下,官员害怕惹来麻烦、引火烧身。因为这些原因,所以尽管现中央提出了“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却仍然难使官员们轻装上阵,真正亲民。

  政府的门卫工作人员有其可恨之处,相对简单的思维与判断力让他们惟命是从,并异化为政府的“家丁”、“打手”,他们当中不少人势利刻薄,只认衣冠不认人,富贵者放行,贫苦者驱逐。然而门卫又有可怜之处,在党政机关这种权力核心之地“看家护院”,实际上他们的命运就已经系在了这条绳索上,他们必须严格执行来自上级的命令,不给领导添堵,同时也不给自己惹麻烦。

  分析人士说,“一门之隔凸显基层政府信心不足”。此言不乏道理,门卫的强悍只是信心不足的基层政府、官员竖起的一道暂时性屏障,只不过,这骂名大部分都需要门卫这样的“小鬼”来承担。

  本网评论员 张英